散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瓯江文苑>散文
 
走进《诗经》
2019-11-21 13:51

        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位老师曾写给我一句话:书籍是青年人不可分离的生命伴侣和导师。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或者是内心深处对这句话的默契回应,多年来,书籍一直陪伴着我,也深深地影响着我。在多年的阅读中,《诗经》于我而言是一部非常独特的书。最早接触《诗经》应该是中学时代,但那时对于拗口难懂的古诗文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排斥感。然而忽然有一天,我在一本图文并茂的书中遇见了《卷耳》,也遇见了“卷耳”,这种我童年时代非常熟悉并以之为玩具的植物,这使我在刹那间对《诗经》产生了一种无法言说的亲切感。

        走进《诗经》,就是走进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在我对《诗经》的进一步阅读中,我逐渐领悟到“诗”为何能成为“经”的缘由。这部来自远古时代的诗歌总集,走过数千年的风风雨雨,走到我的面前,走到我的心里,这该是怎样的缘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盛开的桃花直到今天也仍是我们眼中的美丽风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远古的芦苇和霜露直奔眼底,秋凉景象便弥漫了心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四季轮回的路上,出发和归来都同样让人憔悴不堪。

   《诗经》中最早的一首诗是公元前1114年的《国风·豳风·破斧》,到春秋中期即公元前6世纪最后成书,辑录了前后五百多年间的诗歌,远古先民的生活、战争、情爱都在这里得到全方位的展现。虽然今天去读这些诗歌会有一些语言上的隔阂,但是我们仍然能从远古诗人的遣词造句中感受到他们活泼泼的生命和情思。“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之。”芣苢,就是车前草,全草与种子都可入药,有利尿、清热、止咳之功效。或许她们的家人生病了,所以来采摘草药。远古先民采集车前草的生活场景在诗中被反复讴歌,通过这短短的几行文字,我们仿佛看见了她们采摘车前草时一连串生动可感的动作,仿佛看到了她们生活中的痛苦和欢乐,感受到了她们真实的血肉之躯和轻松或沉重的呼吸。而《伐檀》一诗中则写道:“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寥寥数语,又为我们呈现出一个在河边伐木的劳动景象,不仅有声有色,还有伐木的奴隶对不公平的社会的愤怒抨击: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这样的不公平几千年来都未曾彻底消灭。今天的人们,读到这样的古老诗歌,难道不应该肃然有所动心,惕然有所警醒吗?

    在产生《诗经》的西周和春秋时代,战争十分频繁。当战争来临时,秦国的士兵唱出了慷慨雄壮的战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在反击西戎入侵者的战争中,秦国人民展现出了英勇无畏的尚武精神。这样的尚武精神在中华大地上一直延续了几千年,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屹立不倒的保证,它使我们在陷入困境时有信心坚持下来,有力量战胜敌人。在电视剧《团长》中,当中国军官时隔几千年也同样喊出“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时,岂不令人潸然泪下!岂不令人奋勇向前?

        然而无论是什么战争,最受伤害的毕竟还是平民百姓,有太多的诗歌反映了这个事实。“何草不黄?何日不行?何人不将?经营四方。”没有哪一天、没有哪一个人能够躲过征役四方之苦,不分地域不分昼夜,如枯草如尘土。这样的命运是普天下男子的命运,是当时中华大地上令人感到无比辛酸和悲凉的生命图景。而在《采薇》中,作者借下层士卒的视角写战胜之后的凯旋归来,原本应该是多么荣耀的事,但这个士卒却“行道迟迟,载渴载饥”,心中充满了“我心伤悲,莫知我艰”的孤独。对于士兵来说,从军出征,一走便是好几年,田园荒芜、家庭败落就是必然随之而来的命运。事实上,战争的结果,即使是胜利也仍然那么残酷,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战争是人类社会的魅影,它的残酷,以及对人类社会的破坏使人们深深地渴望和平、热爱和平。但是和平日久,战争的因素便容易滋生和积累。在这个方面,也许《诗经》更像一口高悬的警钟,向世人昭示着战争的残酷本性,启迪人们守护和平。

        孔子曾经这样评价自己编辑的这部诗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我们一翻开《诗经》,看到的第一篇便是关于男女之情的《关雎》,那些谁都能开口即诵的诗句多么迷人:“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孔子该是个多么可爱的老头啊,他竟然有这样的胆识,有这样的才情,能将《关雎》列为《诗经》的第一篇,从而使这部浓烈的现实主义风格的诗集披上了一层浪漫主义的色彩。从《关雎》中男主人公为追求窈窕淑女而“辗转反侧”,到《摽有梅》中女主人公看到梅子成熟而“求我庶士”,展示了那个时代开放的社会风气,完全不像后世那样封建和压抑。或许到了今天,当我们回望产生《诗经》的时代,会感叹在男女的关系上,我们用了几千年的艰苦历程,只不过走了一个循环又回到原点而已。

    走进《诗经》,走进《诗经》中那些活泼的生命,听他们慷慨雄壮的歌声,愤恨或悲凉的话语,细腻而直率的情思,让我看到了几千来的变与不变,看到了生命的厚度、宽度和长度。阅读《诗经》,既是阅读历史,也是阅读现实,既是阅读自然世界,也是阅读社会人生。《诗经》深刻地影响了我,使我能够与现实拉开一定的距离,使我能够更加清醒地看待过去和现在,以及未来。(民盟莲都区委会  罗豪)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