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瓯江文苑>散文
 
追忆亲历水利史,品味松阳水文化
2020-04-26 17:13

        老爸是有42年工龄的水利人,如今已古稀之年,酷爱水利事业。最近,还参与纂写松阳县水利志和松阳县水文化遗产普查工作。乘今年3月22日第28个“世界水日”,3月22日至28日第33届“中国水周”之际,我专程聆听爸爸讲述他亲历的松阳水利史,一起品味松阳水文化。

        水利历代是治国兴邦的大计,中国古代有大禹治水,他结婚仅四天就投入治水,在外整整13年,在此期间曾三过家门而不入,历尽风霜忘家室,成为一心为民的千古圣人,松阳历史上就有冬春修水利的优良传统。公元6世纪初以松阴溪为水源的通济堰就已建成,是浙江省最古老的水利工程之一,随后相继建成芳溪堰、观口堰、金梁堰、青龙堰、白龙堰等诸多历史名堰。1937年浙江省农林机关暨水利局搬迁松阳,翌年1月在松阳成立浙江省农业改造所,内设农田水利股,在古市镇建立工程队,并在赤寿乡楼塘仙岩脚建成松阳县第一座水库。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松阳县人民在历届县委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依靠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开展大规模的治水运动,采用劳动积累工,以工代赈、贷款、农田收水费等措施兴水利除水害。一大批水利工程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梧桐源水库、六都源水库、杨岭脚水库、四都源水库、关溪水库、东坞水库、谢村源水库等等水利工程相继建成。为改变农业生产条件,持之以恒,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古市镇上河村每年春耕前一日定为“水利日”,村长敲锣通知全村农户派人参加整修渠道,一直成为村规民约。靖居乡靖居包村数十年组织常年水利专业队管理全村山塘田间渠道等事迹举不胜举。20世纪70年代松阴溪综合治理,声势浩大,更为世人瞩目。松阳县水利建设得到了上级的肯定,曾多次被评为全省和全国水利建设先进县称号。

        追忆历史,古水利工程打造了松阳历史上的农业辉煌,有“处州粮仓”和“松阳熟、处州足”之美誉。在技术创造及水事管理等方面都写着古县辉煌,刻着松阳人的智慧,也积淀了厚重的松阳水文化。

        松阴溪,古市人称“大溪”,是松阳人的“母亲河”,它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松阳人,历史上溪水清辙见底,鱼儿成群,两岸绿树成荫,一派生态景象。记得小时候,每蓬农历七月初七,早晨天刚朦朦亮,母亲和姐姐跟着一伙姑娘去水弄头大溪边溪滩洗头,据说这一天洗头头发会更加飘柔漂亮。

    可是,在悠远的历史长河中,水旱灾害也给松阳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记忆犹新的是1955年端午节前后连降3天暴雨,古市一片汪洋,房屋倒塌无数,我家位于古市区委墙弄,水深齐腰已超块石墙脚10厘米,眼看泥墙浸水后软化即将倒塌。我的父亲告诉我,当时他们孤儿寡母正去区公所三楼避难路上,突然洪水位下降,房屋万幸保住了,后来听说是下游下街保安栋倒塌,内涝洪水因此下降,我家房屋方能逃过一劫,不过古市人也习惯了,每年端午节前后,家家户户提心吊胆,大包小包收拾一下,以备“逃大水”。

        1953年7、8月份,久旱未雨,大溪水断流,百姓吃水困难,农田龟裂,眼看稻田荒芜,颗粒无收,古市农民结队求雨,目睹古市人用八抬大轿从樟溪法昌寺内抬出“景岗老佛爷”,由各乡村丁壮士数十名各执梭标器械待护,器乐声相伴,热闹非凡,众人沿路送行,不准撑伞戴箬笠,只能光着膀子迎接,好不英武的气氛。然而,早在古市三清殿求雨场地摆好祭坛等候的人们已是人山人海。只见一位道士头扎红巾,脚裸绑褪,英俊俏洒连续“翻龙旋”爬上4-5米高的两根粗大毛竹顶梢,毛竹是用多根钢钗叉住的,道士高唱旱情的调“鱼鳅晒死如铁丁,虾儿晒死满田红”,祈求天公送甘霖。接着拼命吹“龙角”,连续大喊三声“皇天”,表达了无数百姓辛酸痛苦和焦急无奈的心情。果然,端时倾盆大雨,讨雨百姓无不欢喜,这样热闹而悲壮的场面至今历历在目。现在分析起来可能道士有一定气象知识,或有绅士指点降雨云团形成和到达方向,才显得如此神灵。

        兴水利、除水害是历史统治者都不敢掉以轻心,它是社会经济活动的基础,这也是历代水利经久不衰的根本原因。自古至今,一代代松阳人同水、旱灾害进行顽强不倔的抗争,古时就有官府赈济支持地方筑堤建坝。农田水利设施维修及处理水事纠纷大多为民间水利会或堰苔、堰长直接掌管,也就是现在推行的河长制古代版管理方法。我目睹通泽堰堰长到农户家收缴田粮的情景,他左手拿着标盘,右手拿着账本,耳朵夹着毛笔。另一位后生挑着箩筐,挨家挨户按受益田亩摊派收稻谷。对水事洽办不成发生冲突甚至斗殴,则告之府县或对簿公堂,结论均以榜文、告示等形式发往各灌区,各乡村落张贴,公示群众。大多写在棉纸上加盖印章,也有奉命将榜文或协议刻之于石,形成碑刻摩崖。

现存历代有关水利榜文有18张,有的被收藏在局档案室,有的被收藏各堰长后代家中。

        摩崖刻凿于山崖石壁上,至今较完好的有七处:庄门源龙峰摩崖题刻、独山摩崖题刻、高堰摩崖题刻、上方山摩崖题刻、西屏山凌霄台摩崖题刻、西屏天妃宫石刻、象溪山摩崖等。

        水利碑刻是松阳水利史的真实记载和物质证据,碑上所记内容全是与灌区人民休戚相关的人和事。我县水利碑刻十分丰富,因露天存放,风雨剥蚀有的碑面已脱落,难以辨认,已寻觅到碑刻14方,有的被灌区农户收藏。最近通过水文化遗产普查征集,如金梁堰、观口堰、青龙堰、白龙堰、芳溪堰、神坛堰等碑刻由县水利博物馆珍藏。

        松阳人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对水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对历史治水更是尊崇饮佩之至。有的在村落村口盖起殿堂、庙宇以供奉历史上治水大王,又为夏禹塑金像以祈求风调雨顺,大禹治水精神激励着一代代松阳人。赤寿禹王宫、大禹一直受人敬拜,还有板桥、后宅、张山、安岱后、斗潭等村17座禹王庙或平水大王庙,还有龙王庙、龙殿等大多建在依山傍山、 林木苍翠的风水宝地,供人敬拜缅怀,近些年有的装修一新,意味着让人们将大禹治水精神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最近,松阳县水利博物馆的建成,为后人提供极其广阔的舞台,让人们去追忆去研究丰富的松阳水文化内涵吧!松阳民盟文教支部   周晓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