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民盟
  网站首页 关于民盟 盟务信息 参政议政 社会服务 思想园地 自身建设 盟员风采 瓯江文苑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瓯江文苑 > 小说
 
当年梨落
2018-10-26

                                                                                       一

        读高中时,我写过五千字的自传,自传的第二部分就是讲述寄居外婆家的事。当时父母外出挣钱,就把我们寄养在外婆家里。我有一个姐姐,大我三岁,一个弟弟,小我两岁。事实上,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并不是一起去的,我是后来才加入到寄居队伍中去的。原先是父母把我带在身边,去了云和的一个山村修路。因为过于无聊,我吵着闹着要随大人去工地。工地是很危险的,大人们都有工作,根本没时间照顾我这样一个小孩。一个月后,父母便把我遣送回家,从此我和我的姐姐弟弟生活在一起。

      外婆家和我们是同村的,但她家的样子却是直到那天才第一次来到我的记忆中。我记得自己从大门走进去,看见姐姐弟弟齐刷刷地站在堂屋里侧看着我,而我却被几只高头大鹅阻挡在院中。它们咻咻地叫着,伸着长长的脖子,向我冲来。我不知道它们要干什么,只是惊惶地呆立院中不知所措。

      此时堂屋里追出来一位老太婆,挥舞着扫把将大鹅们赶走。我记得我并不认识她,但我立即对她产生了无以言说的亲切感,并且意识到她将是我今后生活的重要保护者。

      她就是我的外婆。

      我并不清楚自己在外婆家里住了多久,因为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离开。一切仿佛都是朦胧的,只有一些生活的片断,零零碎碎,因为时常想起,所以至今记得。

 

 

                                                                                      二

      夏天发了一场洪水,溪水暴涨。那时候村里还没有通电,晚上每家每户都点煤油灯。那天夜里,我们都准备睡了,军表哥忽然湿淋淋地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一只麻鸭。他兴奋地说:

      “奶奶,我捡来一只鸭子!我捡来一只鸭子!”

      军表哥把水淋淋的鸭子提到我们面前,用手电筒照着它。麻鸭惊魂未定,睁大着双眼,无力地扑腾着被紧握的双翅。外婆很高兴,她接过鸭子,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确认它的身体没有受到伤害。

      军表哥见自己立了大功,受到他奶奶的肯定,便兴奋地讲述起他捡到这只鸭子的过程。

      他穿着蓑衣,拧着手电筒,提网在流向溪流的水沟里捕泥鳅。他听到溪里有鸭子嘎嘎的叫声,便用手电筒去照,果然看见一只鸭子正向这边溪岸游来。他赶紧下到溪边,用网将鸭子捞上岸来。鸭子或许已经在水上挣扎太久而精疲力竭,被捞住后并没有怎样挣扎。军表哥一把将它拿住,然后风风火火地跑回来向他的奶奶报喜。

      听罢军表哥的讲述,外婆欣喜地告诉大家,过不了几天,大家就有鸭蛋吃了。外婆举着煤油灯,和军表哥一起把鸭子放进了屋檐下的鸡埘里。

      没过几天,我们果然吃到了鸭蛋。

                                                                                  三

      印象最深的是门前那棵梨树。外婆家门外三四米外有一片庄稼地,它的周围扎着密密实实的篱笆墙。那棵梨树就长在篱笆墙的里面,树干是白色,有碗口大小,有数人之高。我不记得春天它发怎样的芽开怎样的花,我只记得秋天来到时它结怎样的果子。我曾这样写过它:那年秋风起,黄叶自在飞。儿童树下过,拾得梨子归。

这里的“儿童”,自然指我们,也包括珍表姐以及几个邻居家的孩子。

      秋天到来时,秋风乍起,满树黄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然后陆陆续续地随风飘落离散。那些成熟的只有鸡蛋般大小的青褚色梨子,此时也随了风势,扑通扑通地掉落下来。不论我们在哪里,只要看到秋风乍起,便急惶惶地赶到树下来。有些梨子落在大路上,众人一阵哄抢,塞进裤兜后继续抢和寻找。有的梨子落在篱笆墙下的水沟里,大家也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捡拾。有些梨子落在篱笆墙内的庄稼地里,想要捡到它们,就得有些胆量了。因为那里面,大人们是不许小孩子进入的。即使要进去,也要颇费一番周折。有时候也就只好眼巴巴地看一阵子,然后不甘心地离去。

      树上梨子结得多,每次掉落下来的总会有十多个,没有人担心自己抢不到梨子。

      捡到梨子之后,我们往往激动得满脸通红,担心大人们见了不高兴,所以要跑到一个远些的地方,找个水潭,洗一洗,幸福地吃掉它们。

 

                                                                                四

      隔壁的老奶奶家出事了,大家传得很厉害。最后我也知道了:她的女儿因为难产死了。她哭得很伤心。出于好奇,我跑到她家里去,却见外婆正在安慰她。我不知道外婆是怎样安慰她的,但安慰显然对她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因为她那时还正在最伤心的时候。所以她仍在流泪,仍在哀诉。我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因为我盯着她看,想看一个大人怎样地流眼泪,而外婆对我说:

      “你出去玩吧。——你出去玩吧。”

      于是我便出去玩了。 

 

                                                                              五

    寄居期间,父母也曾来看过我们,不过很快又走了。不记得他们的筑路队是什么时候完工回家的,自然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离开外婆家的。后来我们也常去外婆家,但那棵梨树却不知什么时候没有了,于是我们对于秋天便少了几分挂念和期盼。多年以后,外婆离开了我们,那座曾经熟悉的房子以及寄居的快乐日子都在记忆中逐渐远去。只是偶尔想起当年梨落的场景时,仿佛还会有几个身影在眼前晃动,还会有几声笑语在耳畔回响。(民盟莲都区委会  罗豪)

  
  
  
  
  
  
 
丽水民盟

浙ICP备06037381号
主办:中国民主同盟丽水委员会 QQ民盟群号:37748842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